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会员中心创作园地

“断舍离”的心灵整理术

时间:2015-02-05 10:23:50

“断舍离”的心灵整理术

         ——《徒然草》读书笔记

   最近在朋友圈中兴起了一股“断舍离”热潮,来自日本现代女作家山下英子的同名家居整理术新书《断舍离》。“断”指不买不收不需要的东西,“舍”指处理掉堆放在家里没用的东西,“离”指舍弃对物质的迷恋,让自己处于宽敞舒适、自由自在的空间。社会发展在带来物质与信息极大丰富的同时,也造就了欲望膨胀与理想实现间的不平衡,因此,人们需要一种心灵整理术。近年来,极简主义的生活概念逐渐被接受,也是人们需要心灵清空的一个例子。其实早在数百年前,古代日本法师吉田兼好所著随笔《徒然草》,已与“断舍离”的理念不谋而合,阐述了与心灵相处的智慧。

   日本法师吉田兼好(1283-1350),前半生在朝,后半生出家,他为官又为僧的百味人生凝结成了随笔《徒然草》。《徒然草》体例类似于现代的微博,短者寥寥数语,长者三五百字。该书通篇体现出无常的生死观、素简的审美观和虚寂的禅学观,但这些观念最终并未导致消极遁世精神,而是形成了勤勉、惜时的感悟。

   读《徒然草》就犹如一位睿智长者在与你亲切对话,无所不谈间流露出独特的生命哲学。“若爱宕山野之露永不消、鸟部山之烟恒不散,人生在世,得能长存久住,则生有何欢?正因变幻无常、命运难测,方显人生百味无穷。”说的就是无常才是人生的常态,才值得人们去经历、去体会。正如日本人爱赏落樱,是欣赏千万朵花瓣同时纷飞如雪的凄美壮烈,欣赏残缺和破败之美,由此触发“物哀”之情与“一期一会”的顿悟,同样的,像落樱般绚烂又无奈的无常人生更容易激发出更多的哲理思考。“飞鸟川激流变化无定,恰如人世之无常。时移事易,悲欢离合,昔年华屋美栋而今俱成无人荒野。”探究这种无常生死观的形成原因,与兼好法师所处时代背景有很大关系。根据资料,兼好法师所生活的镰仓末期至南北朝初期,是古日本最黑暗的时代之一。因而其作品同时体现出对生死命运的紧迫感与超脱感:“浮生匆促,时不我待。无常迫近,比水火更速,逃避更难。”、“悲老畏死,妄思常住人世,实不明生死变化之理也。”在动荡的时代,生存已是万幸,追求物质的囤积和永恒更是虚妄:“铺陈繁复又有何用?若遇火患,转瞬即成飞灰矣。”由上可见《徒然草》体现出无常的生死观,是兼好法师坎坷个人经历与残酷时代背景共同作用的结果。

   无常感的生死观影响了简素审美观的形成:“天皇着衣,以疏简为美。”由于美好的事物往往不能永驻,而人也无力与此对抗。因此,他提出学会欣赏无常、简朴之美,勿过分追求繁复的生活方式。“平日间除朝夕必需品外,他物皆不必强求。”、“治世之道,俭约为本。”该两段无论是从个人处世态度还是一国治世之道来讲,表达的精神都与“断舍离”理念不谋而合,讲究自我的节制、清空,皆因“虚空最可容物,我等种种心念浮沉,正因本心不存。”人心太满,难容他物,才不明天地大道,于世间嗔痴爱恨。倘若能明白这个道理,放下执念种种,则“左右宽阔自无障碍,前后深远则无阻滞。人乃天地之灵,天地既无垠,则人性何异?宽大至无垠时,不受喜怒牵缠,则外物岂能忧扰!”在《徒然草》中,无常的生死观、素简的审美观和虚寂的禅学观三者和谐统一,散发出独特的艺术魅力。

   然而正如前文所说,既然命运无常,是否应该消极遁世,于默默无闻中了此残生?虽然兼好法师后半生遁入空门,但在《徒然草》中,他并未表达出消极灭世的精神,而是发出勤勉、惜时的感悟,体现出他对理想人格的不懈追求,而这一基调,也正是《徒然草》精神价值的宝贵之处。“寸阴无人惜。是觉无此必要?抑或因愚昧而不知惜?”、“所余些少,再用于行无益之事、言无益之语、作无益之思,时光荏苒,乌飞兔走,一生枉送,可谓愚蠢至极。”《徒然草》不通过正面描绘美好人生的画卷,告诉大众应如何追求理想的人生,而是从反面阐述生命苦短,世事难定,使人心生紧迫感,明白更要惜光阴,有追求。“何以惜光阴?内绝思虑、外断欲务;止于该止处,修于当修时。”何为该止,何为该修?“是以当深思熟虑一生所期望之大事中,孰轻孰重。首要大事一定,则其外之事一律舍弃,一心一意成就此事。”这一观点与“断舍离”的理念也是统一的:去繁就简,找到核心。因为人一生之中想做之事很多,能做之事也很多,在遇到的每个分岔路口,你迈出的那一小步也许将带领你到很远的地方。面临重要抉择之时,愿你能理清思绪,找到一生所求,认准一个方向后能一心一意为之奋斗不悔。这就是兼好法师在数百年前给我们最睿智、最温暖的人生指引。

   徒然,无聊、寂寞之意。草,随笔之意。《徒然草》序段介绍了其创作背景:“百无聊赖,终日于砚前枯坐,心中诸事纷繁,遂信手而书。”为何说《徒然草》中蕴含着“断舍离”的心灵整理术?开篇数语其实已点破真谛:世事纷繁的时候,人的心思杂乱,此时若越是想追求、探寻一些东西,越是难以企及。要主动使自己置身百无聊赖的状态之中,犹如身处寂静虚空的陋室,心灵才能放空。断,不做有违本心之事;舍,舍弃不急之务;离,最终使自己归于心灵自在。 这就是《徒然草》带给我们与心灵相处的智慧。

(作者曾艳供职于人保深分梅林支公司)

Copyright(c)1991-2013   隐私权保护  网站声明 Copyright(c)1991-2011 www.szii.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深圳保险学会 粤ICP备05001980号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粤兴二道6号武汉大学深圳产学研大楼B座8楼 邮编: 518057 电话:0755-82475007 传真:0755-82475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