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会员中心创作园地

我读《文化苦旅》

时间:2015-05-11 15:53:36

我读《文化苦旅》

廖渊斌

   我之于观书的理解就如我心智的成长一般,最初是执拗于佳词美句的堆砌,然后是潜心于通篇情感的憬悟,再后来我则喜欢那些不着雕饰的描绘古迹与文人的故事了,这也许是因我渐渐变老,思维里已能承载下过往沉重的步履,至多是登高一望,一人一咏,一事一叹了。

   初读《文化苦旅》时,我应还是个少年,被羁绊在高考的艰苦岁月里,思维都像被判了刑。但读完这本书,我竟像是敲碎了愚昧的心门,从少年进化到了通晓人情世故的中年,感怀惆怅、欢笑憧憬代替了整日没心没肺的飞奔跳跃。可以说,我真正爱着这片土地,并且更加具象化了。因此当我重读这本书,作为已有独立人格的职业人,我更加有了出去走走的冲动。

   余秋雨是为了找寻身体的自由而进行的这次旅行,熟料这一走所得的精神食粮实非在书屋里能得到的。绵延千年的莫高窟躺在无垠的戈壁里,它时而听见鸣沙山的低吟,玉门关和阳关就住在它的附近,像是执着的卫士。庐山经过李太白的歌颂,造访的人一直经久不息;往西是险峻的三峡和都江堰,往东是美丽的苏杭,更有天柱山、洞庭湖、天一阁,走过这些地方,你很难还能保持沉寂。余秋雨在自序里说了一句话“每到一个地方,总有一种沉重的历史气压罩住我的全身,使我无端地感动,无端地喟叹。常常像傻瓜一样木然伫立着,一会儿满脑章句,一会儿满脑空白”。我想,当你站在这样的地方,每一寸肌肤都让千年的脚印、泪水、鲜血和死亡嵌入,你就不会有任何轻佻,明亮了双眼,像是朝拜一样,像是穿越了一般,没有言语,只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怀。

   其实看完旅行者肺腑的序言之后,我已感到这不是一次寻常的出游。我并不是一个喜爱出行的人,因为唯有在大喜或大悲的时候我才不得不寻求多彩辽阔大地的礼赞或慰藉,而偏偏我又是个平常不喜不悲、不紧不慢的人。旅行者名之曰苦旅,我想大概是想在挤满赞歌的大道上引出一条罗列着无奈与悲苦、愚昧与固执、寂寞而永恒的伤痕,它一直伴随着你,无论你欢喜或不欢喜,无论你是青春或衰老,因为这就是历史的足迹。因而,旅行者最后领悟到“中国文化的真实步履却落在了这山重水复、莽莽苍苍的大地上”。

   读这样一本书,耗尽了我的怜惜和喟叹,我的眼睛跟着每一寸土壤反反复复,读完《道士塔》和《莫高窟》我已心塞难言,幸好跟着的是三峡、庐山和苏杭。所幸是我的三魂七魄到底是经历了洗礼,走过苏堤白堤、虎跳峡与庐山瀑布的同时,又何曾没有沾染上这历史长河吹来的熏风。等到看到《风雨天一阁》,我的怜惜化为对范氏家族的尊敬,守着一座藏书楼一辈子,又一个一辈子,风云变化了几百年,不变的是这份浓烈、耿直、近乎顽固的坚持。“我无法不老,但我还可以年轻”,这是旅行者坚毅的发声,找寻我彻彻底底被浸染的情怀,我竟也不由除去经久的痴呆,我是生活里的路痴,却也想成为哪怕一刻思维的向导,去掉包袱,我也许会有这么一场浸润灵魂的旅行,毕竟,我更年轻。

   深圳的晚风比在武汉沉静多了,这是冬天,我却没有半分凉意。打开地图,找寻着那些书中的地点,南南北北的线,连接着写满故事的城镇。深圳是个落落大方的城市,也许,会有人在百年后不远万里来找寻它曾经的足迹,但不知这是次苦旅还会是朝圣,又有谁知道呢!

 

(作者单位:人保财险深分理赔事业部)

Copyright(c)1991-2013   隐私权保护  网站声明 Copyright(c)1991-2011 www.szii.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深圳保险学会 粤ICP备05001980号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粤兴二道6号武汉大学深圳产学研大楼B座8楼 邮编: 518057 电话:0755-82475007 传真:0755-82475017